事件

商洛市商州区腰市镇紫峪村 村领导不作为 倒卖国有土地等~~~

  一、自来水:
  2008年上级水利部门为我村投资自来水款项,材料进村多年,原村支书秦存良、村长秦宏运、村支书秦侃成不按规定为村民埋设自来水管叫上相好的自己人干活欺上瞒下,应付上级检查,时至今日我村村民无一用户用上自来水,吃水要靠扁担去很远的地方在井里挑水饮用,并且村里都是年龄大的留守老人和小孩。2011年10月8日给区上、市上领导反映过此事,但事情下推到镇政府,镇政府和村两委会出面私自敷衍了事,欺上瞒下,村两委会出钱请客吃饭,送礼处理了此事,有书面材料说村民百分之七十以上都用上了自来水,有据可查,恳请上级主要领导实查,到底谁是保护伞,于百姓的疾苦而不顾。

  二、秦存良、秦宏运、秦侃成三人倒卖国有土地作为宅基地:
  1、紫峪村学校国家固有资产倒卖给秦侃成【原村文书,现村支书】,秦增增【原村支书秦存良堂弟,村长秦宏远之弟】,关系户秦安祥,没有开群众大会每户收取3万元私自建房,实属弄虚作假,为何其他村民没法购买,属于违法建筑,导致学生无活动场所,没有场地锻炼,请核查拆除。
  2、西川平新农村建设作为在基地标准是多少。而无批复的情况下,又私自乱建倒卖给外地关系户。秦存良、秦宏运二人为自己侵吞土地违法建房500平米左右,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但镇、村干部私自协商以罚款了事,请核查拆除。
  3、紫峪七组土地变卖宅基地收取款项去向不明,请核查是否违法建筑。
  4、村支书秦侃成2017年私自购买紫峪村二组村民耕地,作为自己的宅基地,占为己有。
  5、秦宏运、秦侃成作为村干部,村民谁盖房就问谁索取钱财,不给就打,有据可查【任舍舍、魏正西】。
  6、给孩子上户口索要钱财,每上一人户口收取100元,不给就不上户口【任天时】。
  三、西川平河堤至庙前村河堤跨河桥梁,由秦存良承包修建,改变原设计标准,偷工减料,造成安全隐患,请核查、验收单位是怎样为其隐瞒事实而过关的。
  四、2009年修高速路中,高速路占用河道,便民路赔偿由秦存良、秦宏运、秦侃成三人私吞。村预留地承包给村支书秦存良其弟秦建良的承包款至今账目未公布于众,占为己有,请核查。
  修高速路时华通公司占用一组耕地作为料场,工程结束后耕地应恢复原貌,但未恢复原貌,土地荒废四年多,村干部收受华通公司贿赂,赔偿不到位,克扣群众复耕地款。
  五、黑恶家族势力猖狂:
  秦存良、秦宏运、秦侃成关系如下:
  原支书秦存良、村长秦宏运为堂兄弟,村支书(现村支书)秦侃成为原村支书、村长之堂叔。
  以上三人在村中为非作歹,打人骂人极其猖狂,有事实依据,村民敢怒不敢言。
  六、三人是怎样进入村干部的事实如下:
  秦存良2008年10月份为了当上村支书,给原乡政府书记送去2万元,2011年十一月份第二轮选举依法炮制给镇主要领导继续送钱,当选村支书,并且镇政府不按照村支部换届选举工作日程表进行而一锤定夺,剥夺其他党员的表决权,让秦存良继续当选为村支书。
  当选村支书前让其叔父秦侃民(已病故)、堂弟秦建朋及其亲朋好友为期游说村中党员之家拉票,选举弄虚作假。村长秦宏运为原乡政府主管领导送钱、送物,有据可查。村文书秦侃成让其姐夫任明余在村党员中为其游说拉票选举,有据可查,甚至连区人大代表选举都弄虚作假,让自己的妻子当选为区人大代表,群众反映此事,而以拳脚打骂招呼,还叫派出所,镇政府来威胁镇压,使群众敢怒不敢言。
  七:退耕还林:
  1、村上退耕还林款一直归村干部自己所有,私自侵吞。
  2、村上又收取每户20元作为打药、管理费用,既没打药,也没管理,收取资金由村干部所有。
  3、退耕还林,耕地面积每户5人扣一亩,6人扣2亩,作为退耕还林面积,下栽村组干部名下,作为退耕还林几百亩,退耕还林国家每年每亩补偿230元,耕地面积每年每亩由以前的十几元至今的五十多元作为补偿。以每亩耕地、退耕还林补偿金骗取差价,每年每亩骗取差价款项180元以上,十多年的退耕还林款项不知去向,由村干部所有。恳请纪检、司法、审计部门介入严查。
  八、合作医疗:
  1、村文书,现任村支书秦侃成作为一名村医,自从成立合作医疗以来,弄虚作假票据套取国家钱财,占为己有。
  2、2018年合作医疗每户每人交纳190元,可是在村干部手中领取合作医疗证时又收取10元作为环保费用无票据。
  九、2017年村干部为了做假账,雇用兴胜村文书薛天龙为村上做假账,以防上级部门严查。
  十、修洛洪路时,下湾村机井处,给修洛洪路的工程处说要占用魏增运的耕地0.2亩作为修排水沟、便民路(最低限度农用车能通过)征用,工程处已按标准给予补偿,由村上负责修好排水沟、便民路,但村上欺上瞒下,没有征用土地,偷工减料,不按要求施工,洪灾时水沟无法排水,便民路变窄,只能走路过人,给村民收种庄稼造成极大困难,工程款赔偿费用占为己有。
  十一、农网改造,国家无偿投资,可村干部每户每人又多收50元无票据,占为己有。
  国家供电部门修建电网铁塔,占用林破面积,赔偿资金去向不明,由村干部占为己有。
  十二、现在村支委会成员结构,都是亲属关系,村霸当道。
  十三、攻坚扶贫,低保户弄虚作假,村干部和驻村干部谎称其亲朋好友和包工头都是贫困户。
  鉴于以上事实,恳请省,市,区各级领导,以十九大精神为准则,明察暗访,查一查谁到底是家族黑势力的保护伞,腰市镇是保护伞,请问:商州区、商洛市难道你们也是保护伞吗?请你们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坚决打击村霸、黑恶势力,扫除家族黑恶势力腐败分子,从早从快还村民明白。





  商洛市商州区腰市镇紫峪村村民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